浸大師生登入 訪客登入
簡體 | 繁體 | ENG
 
黃煥忠教授
生物系

   
中大生物系理學士及哲學碩士、西澳洲默朵大學環境科學哲學博士。

黃煥忠教授是本港知名的環境學家,專門研究廢物管理,堆肥技術、土地復修、污泥穩定、有機農業的標準及認證系統等。

黃教授是香港有機資源中心主任、嘉漢林業珠三角環境應用研究中心主任,以及特區政府環境及自然保育基金廢物回收項目審批小組召集人。


  更多分類  
我的專業 (3)
校園生活 (0)
生活分享 (0)
旅遊日誌 (0)

蠍子粟米
廢物處理設施如何抉擇
站在廢物管理的十字路口

蠍子粟米
2009-12-01 09:20:36.0 網誌分類: 我的專業
 

在近期的活動中,我常遇到一些市民詢問:為何要推廣「有機」?有機不是壞東西嗎?我們牛頭馬嘴說了一通之後,才發現原來他們聽到的「有機」就是「基因改造」!兩個詞語只是一字之差,背後的意思卻有天淵之別!

有機最基本的準則是遵從大自然的法則去生產,謝絕人工化學物料及技術;基因改造技術是現代生物科技的產物,利用人為科技去改變大自然的規律,與有機的理念背道而馳!

基因改造技術將一物種的遺傳物質移植到其他物種,使物種出現異常的特性,那麼為何要基因改造呢?農產品失收是其中一重要因素。舉個例子,基因改造技術將北極魚的抗寒基因轉植到蕃茄,使到蕃茄的抗寒力大增,減少因低溫而引起的損失。

害蟲亦是另一重要因素。美國康乃爾大學昆蟲學家John E. Losey於1999年5月做的研究,以沾上普通玉米花粉及基因改造玉米花粉的馬利筋葉子,餵飼帝王蝶的幼蟲。44%吃了沾有基改玉米花粉葉子的幼蟲死亡,而吃沾了前者葉子的幼蟲則完全不受影響。

以上的基因改造技術應用在現實生活中,就「造」出了蠍子粟米。顧名思義,蠍子粟米就是將蠍子的基因轉殖入粟米中,使到粟米有蠍子的特性 – 會自行分泌毒素,令害蟲死亡,害蟲就不再襲擊這些粟米,大幅減少農作物的損失。

畢竟,人類與帝王蝶不同,對帝王蝶致命的食物,人類吃了未必會有即時的傷害,但這種「新型糧食」對人體有甚麼影響,仍是未知之數。你安心將之放入口中嗎?

(二之一)

回應(1)
讚好 (14)
Bookmark and Share

廢物處理設施如何抉擇
2009-08-04 17:47:17.0 網誌分類: 我的專業
 

政府的廢物管理綱要提出擬發展一套綜合廢物處理設施,當中包括每日約五千噸都市固體廢物作焚化(廢物轉化能源)處理和五百噸作生物處理,包括堆肥和厭氧處理以產生沼氣和堆肥。從資源循環角度而言後者更可取,能真正達到養份和能源循環的精粹,可以提供一個可持續發展的“變廢為寶”的方案。在堆肥的過程中有機廢物在耗氧的條件下被微生物分解轉化為有機肥料用於耕種。但由於堆肥處理需要佔用大量土地,估計要處理全港的廚餘大概需要四十多公頃土地,在香港這個寸金寸土的地方要以堆肥來處理所有有機廢物真是談何容易。加上本地農業逐漸息微,沒有能力完全吸納所產生的六七十萬噸堆肥,這些堆肥最後還是要送往填埋,長埋於地下。

焚化的優點在於佔地少,廢物減量效益高,減少堆填區負荷。但傳統上市民對焚化有著負面的印象,筆者希望用一些外國的經驗讓市民重新認識焚化技術。日本和臺北跟香港一樣都是人口密集的地方,土地資源相對稀缺,因此興建了垃圾焚化爐作為主要垃圾處理技術;在東京市就有十八個垃圾焚化爐,而臺北北投亦建有一所帶有旋轉餐廳的焚化爐。那麼一向喜歡去日本臺北旅行的香港人,可不可以接受在自己的城市都興建一個焚化爐呢?為解決垃圾處理問題,2008年初香港政府計劃在屯門小冷水興建以焚化為核心的綜合廢物管理設施(俗稱超級焚化爐),但有關計劃受到附近居民以及各個環保團體的強烈反對,擔心焚化設施會令該區出現各類環境污染。但是如果一個高技術的焚化爐不單可以做到無污染,還帶給附近居民好處,那麼市民又將如何抉擇呢?

當你流連於維也納古老而溫馨的街頭,精緻而浪漫的咖啡館,高雅而醉人的藝術表演時,你又可不可以想到當地都有一個焚化爐,一個維也納人的新驕傲。在維也納三分之二的垃圾被回收,其中包括:紙, 塑膠,有色玻璃,無色玻璃,金屬,果皮菜葉,燈泡,電池等幾大類;其後剩下的三分之一的垃圾就運去焚燒。焚化技術在過去十年已大大改進,先進的尾氣處理系統能有效地減低污染物的排放,以市民最為關心的二噁英為例,其排放濃度比汽車的尾氣排放還要低。在距離焚化爐一百公尺處就有一個空氣監測站,多年來其數值從未超過綠色無污染的範圍,產生的熱量還可用於發電和供熱,源源不絕的為當地居民提供著熱水和暖氣。

焚化技術已廣被歐洲各國接受,特區政府應引入更先進,高效能的焚化處理技術,透過良好的管理和環境監察,建立市民的信心;屯門居民與政府相關官員應就施行方案得到共識,讓我們產生的垃圾得到妥善的處理。

[文章刊登於《信報財經》]

Incinerator located right in the City Centre of Hamburg

回應(2)
讚好 (0)
Bookmark and Share

站在廢物管理的十字路口
2009-07-29 17:55:43.0 網誌分類: 我的專業
 

每年春節、中秋等歡樂的日子過後,大多數的人都要即刻投入回忙碌的工作學習中,其中有多少人會花僅僅一秒鐘的時間去想想在這些節日裏我們製造的大量垃圾何去何從呢?筆者曾經看到一份調查報告指出每每節日過後有兩個行業最好生意:一個是纖體,一個是健身。當人們在忙著給自己纖體、健身的時候,又有多少人想過如何給自己製造的垃圾“纖體”,又如何給香港的環境“健身”呢? 環保署2007年的資料顯示,香港每日平均產生9,428噸都市固體廢物。換言之平均每個香港人每日製造1.36公斤的垃圾,這個數量同法國每人每天產生的量(1.39公斤)相當,但是法國的人均土地面積卻超出香港的56倍。香港產生的都市固體廢物以家居廢物為主,當中只有四成的都市固體廢物(主要為廢紙,金屬和塑膠)被回收,餘下的大部分會被運送往堆填區棄置,將不少寶貴的資源白白浪費。

每一天市民毫不經意地將家中的垃圾放在家門外等候清潔工人拿走,我們就像完成了一件重大任務;當大量的垃圾被運到堆填區,我們感覺不到,看不到身邊成堆的垃圾後,我們就以為垃圾不再存在了,一切都萬事大吉了。堆填區看上去就是一個永遠填不滿的“大垃圾崗”,但其運作和配套的環保設施需要耗用大量的社會資源。現時的三個策略性堆填區佔地共271公頃(約相當於400個標準足球場),每年營運及附帶開支超過12億港元;換言之香港每個家庭每年平均需要負擔超過500港元,但是相關的土地價值仍然未計算在內,所以填埋其實是耗用巨額資金來將垃圾中有用的資源長埋於地下。暫且撇開經濟因素不作考慮,香港地少人多,土地供應緊絀,按現實情況推算,這些堆填區(即是包括其計畫擴建部分)亦將會於約2020年飽和。垃圾填埋會耗用大量土地資源,在香港這樣一個寸土寸金的城市,實非長遠的解決垃圾問題的方案。

縱觀現今世界各國的大城市的政府都積極鼓勵市民儘量避免廢物的產生,保護地球資源。香港也不例外,但在沒有任何的政策支援下,香港的家居廢物的回收率只有百分之二十六,可算是差強人意。臺灣在實施垃圾強制分類和徵收廢物費等措施後,去年的垃圾量較歷史最高量大幅減少約五成。可見根據「污染者自付」原則通過的法例和衍生的經濟誘因成功地減少廢物的產生和增加回收率,臺灣能做到,為什麽香港還未做到?

站在廢物管理的十字路口,特區政府應該仔細參考歐美各國和亞洲鄰近地區的經驗,認真研究如何從政策上落實“污染者自付”原則,減少廢物的產生,保護地球資源。有效的減廢將大大減少源尾垃圾處理的數量,但仍然會有一些不可回收的垃圾產生,在下一章我們將會探討站在十字街頭上的香港廢物管理將如何為處理技術定位!


[文章刊登於《信報財經》]


Animal Waste Composting Facility at Ngau Tam Mei, Hong Kong

回應(2)
讚好 (0)
Bookmark and Share


1



#

  Bookmark and Share  

畢業典禮致詞
作者: 馮強先生

2012-05-16 09:24:56.0

轉載 2012年5月16日[都市日報]P22 懷抱天下 由C Wheelan寫的新書《10 1/2 Things No Commencement Speaker Has Ever Said

平安
作者: 劉澤光博士

2009-12-23 10:03:19.0

Peace平安 Red legendImpression of a stone seal1.9 x 1.9cm, image shown in full size2003






使用條款網誌主頁浸大主頁聯絡我們 2009 香港浸會大學 版權所有 〡私隱聲明
本網頁以 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6.0 和 Netscape 7.0 或以上瀏覽器閱讀效果最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