浸大師生登入 訪客登入
簡體 | 繁體 | ENG
 
文潔華教授
人文及創作系教授

   
文教授於香港中文大學取得學士、哲學碩士及美學博士學位,現為浸大宗教及哲學系和人文學課程教授。她的研究範圍包括:比較美學、比較哲學、女性主義哲學、文化研究、兩性研究、文化藝術等。

文教授也在香港中文報章專欄寫作,並主持電台文化節目。她於2003-04年獲得美國福布來特研究獎學金到柏克萊加州大學當訪問學人,最近亦獲委為美國威斯康辛州馬其特大學百周年紀念婦女聯會講座教授。


  更多分類  
我的專業 (108)
校園生活 (0)
生活分享 (35)
旅遊日誌 (1)
家書 (1)

人類的悲慟時刻
「身在何方」的藝術理境
還鄉記
「給褒曼的情書」
框框

影像迷思
2010-11-12 09:41:10.0 網誌分類: 我的專業
 

電影院為電影「末世凶煞」(Cloverfield, 2008)特設了一個告文,請觀眾們要有心理準備,說「鏡頭的真實感或會使部分觀眾感到不適」。全齣電影都以手提攝錄的方法拍攝,務求製造現場感;觀眾在主觀鏡頭及同步跟蹤的設計下,容易相信自己所感知的一切,都曾在真實的時空裡發生。

這是一齣驚慄片,觀眾邊看邊禁不住發出疑問:為什麼那個持攝錄機的人,在災難和死亡發生的時候,還是死命要把所見所聞記載下來?難道影像的紀錄比自己及友人的生命更為重要?為什麼同樣的態度,也出現在生活中戰地記者,或死難災場的採訪裡頭?紀錄或紀實,在什麼情況下最能發揮作用?

當下人們對影像的熱衷,已達非理性和執迷的地步。有回排隊進入遊樂場,前面一對小情侶仍未步入大門口,便不斷的「卡擦」「卡擦」,我替您拍一張,您也替我拍一張,都是同一個姿勢同一個場景,最後拍了超過百張。我百思不解,且被光影弄到頭暈目眩;他們將會怎樣處理這大堆重覆的影像?特別如果他們將來不再在一起了?

朋友在加拿大,正在煩惱怎樣處理他父母親遺留下來的幾大箱黑白照片。他今年六十歲了,家族遺照和他自己兩個女兒的兒時照片,加起來數量驚人。他希望姐姐和女兒們都可以分存一些,誰知她們都斬釘截鐵地回答說沒有興趣。他開始重溫舊照的時候,還感到頗有趣味的,後來因為數量過多便吃不消了。最後的解決方法,便是把它們全都變成數碼照片。工程固然浩大,但更大的疑問是存來幹嗎?如果除他以外,世上再沒有觀眾了?


回應 (0)
讚好 (1)
Bookmark and Share








#

  Bookmark and Share  

張國興老師 (三)--唯真為善
作者: 盧偉力博士

2009-09-22 09:39:10.0

家長的責任是保護家人。有一年我們的實習報紙《新報人》報導學校飯堂 水平差,校方對我們有壓力,但給當時擔任系主任的張國興老師頂住了。 「唯真為善」,是勇氣的支點。 張老師畢生從事媒界工作,由戰

中醫健康管理理學碩士課程
作者: 趙中振教授

2011-02-16 10:51:48.0

有關申請及入學事宜,請聯絡: 香港九龍塘窩打老道224號方樹泉圖書館七樓——香港浸會大學研究院辦事處 電話:(852)3411 5127 傳真:(852)3411 5133 電郵:rp






使用條款網誌主頁浸大主頁聯絡我們 2009 香港浸會大學 版權所有 〡私隱聲明
本網頁以 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6.0 和 Netscape 7.0 或以上瀏覽器閱讀效果最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