浸大師生登入 訪客登入
簡體 | 繁體 | ENG
 
文潔華教授
人文及創作系教授

   
文教授於香港中文大學取得學士、哲學碩士及美學博士學位,現為浸大宗教及哲學系和人文學課程教授。她的研究範圍包括:比較美學、比較哲學、女性主義哲學、文化研究、兩性研究、文化藝術等。

文教授也在香港中文報章專欄寫作,並主持電台文化節目。她於2003-04年獲得美國福布來特研究獎學金到柏克萊加州大學當訪問學人,最近亦獲委為美國威斯康辛州馬其特大學百周年紀念婦女聯會講座教授。


  更多分類  
我的專業 (108)
校園生活 (0)
生活分享 (35)
旅遊日誌 (1)
家書 (1)

人類的悲慟時刻
「身在何方」的藝術理境
還鄉記
「給褒曼的情書」
框框

情歸何處
2012-09-04 16:46:25.0 網誌分類: 我的專業
 


(from wikimedia commons)

聽歌的時候,女歌手突然唱出了這樣的一句:「情歸何處」。感覺很是奇怪,為何人們會嘅問如此這般的問題?

情感真的在不斷地找尋自己的歸宿嗎?如候鳥知還,在茫茫長路上總得有個方向,那才可以擋得住如雨的錯失、意外、傷痛和疲憊。

情歸何處? 情感的歸宿可以在碰索、尋覓之間,但更多是回溯熟悉的溫柔之所,在父母的胸膛,在往昔信任的、親愛的人的重聚裏。這歸宿甚至不過是一趟記憶,或是那種溫柔的影子,寄託在與另一些人的來往相知;有時也會化作一些寄望,認為人間的情義理應如此,繼而為這種真理而戰,其實不過是情感在徨恐中要找喬木,在其上託付終生。

回憶是情歸的活動,它的內容不一,或是七情六慾,怒火淚水,更常是童年的住家風景,一碗一碟。魯迅逃難累了,在《朝花夕拾》的小引中說,他常想在紛擾中尋出一點閑靜來,但心裏總是雜亂無章,有時連回憶也沒有。想那時他的情在二十年代的內戰氛圍中,恍如頭頂上日夜旋繞的戰機,總想找個歇息處,結果竟然找到蔬果上面來。他說這段日子他曾屢次憶起兒時在故鄉吃過的菱角、羅漢果與香瓜,極其鮮美可口,但也是他思鄉的蠱惑。他後來雖然也嚐到了,卻比不上記憶的舊意味,因而認為蔬果要哄騙他一生,要他時時反顧個人的歷史。

對魯迅來說,情便歸到蔬果上來。執筆的時候,也想起了久違的菱角。情原來是一隻滑鼠,隨時走進回憶的風景。

回應(0)
讚好 (1)
Bookmark and Share

知道
2012-08-30 09:38:12.0 網誌分類: 我的專業
 


(from wikimedia commons)

一個滿有智慧的中年女人對一位年輕的太太說出內心的話,並予以勸勉。

年輕女子的丈夫是個不羈的浪子,見到動心的人便失控,繼而會消失一段或長或短的日子。年長的女子以自己認識的一位女友為例,說這個女子年輕時脾氣急躁,遇事總愛反大面,有年情人節她怪責丈夫對她冷淡,便攜同幼年的子女出走他鄉,未幾遇人不淑,長期生活在鬱結之中。十年後她患上癌症撤手塵寰了,留下滿載遺憾的子女。

中年女人其後說自己也有一個跟年輕女子同樣的丈夫,也知道對方難改變,在抉擇的分叉路口中先學懂要撫平自己的內心。她力勸對方信奉宗教,把自己缺乏的力量透過禱告來求取,並坦言如果不是上帝叫她如鷹展翅上騰,自己也不知該怎樣熬下去了……。

我想知道怎樣的選擇才是應然的,並勇敢邁開大踏步走的便是真正有福的人,無論透過的是怎樣的途徑與方法。這些人見「好」就收,但也知道是否應該維持下去,給自己及對方一個重要的機會。北美一位朋友常常說:「一生人總該住在紐約一次的,但在生活變得太艱難之前便應離開。一生人也應到加州北部生活一下的,但在自己變得過分癱瘓之前便應收拾遠遊。」

但誰人會有這種智慧呢?是那些知道有些事情難以改變的人?是那些不會空想或懷緬過去,偏信從前的日子比現在更好的人?

回應(0)
讚好 (3)
Bookmark and Share

血濃於水
2012-08-23 10:30:59.0 網誌分類: 我的專業
 


(from wikimedia commons)

一位中年女子最近失去了最後的一位親人,這人是她的哥哥,他與疾病糾纏了許久。她對朋友哭訴的時候,說了一句非常真摯的說話:「這個世界上最後知道我的乳名的人都去了,從此再沒有人會這樣暱稱我。」

她道出了親人與個人歷史的特殊重要性。

最近,闊別數年的兩位哥哥分別從外地回來省親,到我家作客,我們談到通宵達旦,分享的主要都是家事和兒時往事。我們提到一些早在腦海消失的人和故事,一串名字和具體的回憶湧現腦際,有趣的是大家的記憶都不盡相同,來不及彼此糾正,有時是一口咬定的堅持,然後驀然驚覺世上原來再沒有其他人能作個客觀的評判,斷定誰說的才最真確。若說手足之情彌足珍貴便在於此吧,許多關於自己存在的老遠的歷史,只有那麼少數的人可以引證;而所謂人生的永恆,如果不在宗教形上的層面,就不過是寄存在這些少許共同長大、血濃於水的人的心裏。

血緣是奇妙的,由生理性的辨認到後天的同飯同爭同成長,都是難以替代的。連《烈火戰車之極速傳說》中的張柏芝也會說:「朋友有得揀,兄妹是緣分,阿哥無得揀!」當然也不只是潮州人才會打死不離親兄弟。不少當妹妹的因為哥哥娶妻另組家庭而失落傷感,也形成了姑嫂之間關係的敏感,這又似是難以避免的。

但聽過有人說自己無兄弟感情,多年也不互相拜訪,對朋友卻倒屣歡迎。這實在有點莫名奇妙,想來是非自然的。

回應(0)
讚好 (1)
Bookmark and Share

死生共舞
2012-08-15 10:56:27.0 網誌分類: 我的專業
 

看畢加索一九一五年的畫作《跳舞》,一幅繪畫於春天的作品,是如此載有生與死、愛與憂的複雜情緒,實在足以寫下一本艱難的書。

「跳舞」有三個舞者,最引人注意的當然是中間挺立着的那位女子,擺出典型的芭蕾舞姿,滿有生氣,眼睛傾斜向上,張開雙手,彷彿在迎接、在擁抱未來的新生。她右邊與左邊的舞者在她的背後互相伸握着手,但各有各旋轉的方向。奇怪是,觀者並沒有被中間的舞者攝住了所有的視線,他們會隱隱地留心左面的那個在跳舞的女郎。那女郎的頭髮纖毫畢現,畫家幾乎一根一根的畫出來了。她頭部向後傾斜,風情萬種,在畢加索「離奇」和「怪異」的筆觸下呈現着。即使你不以這集合了超現實及立體主義的筆法為然,但也會曉得那女子本來是要表現美麗和可愛的,只是她的臉部表達卻耐人尋味,一言難盡。

「跳舞」畫於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後的第七年,那時畫家心情苦悶(他常敏感於戰事頻繁的歐洲)。據說他耳濡目染的,都是飢餓和憔悴,還有無形的壓力和沉鬱,也據說那一年他的好友拉蒙畢索也去世了。「跳舞」中三位舞者的舞姿,在
此深沉黝黑的背景中,其實更似是弔喪者的舞姿,這點也是畫評者認同了的。

或許生與死是一個銅幣的兩面,就如畫中左右兩邊的舞者,並肩攜手,在生命中探戈着;只是生即如中間那光亮的芭蕾舞女郎,最易成為矚目的焦點,暫時忘卻那不離的、死生共存的背景,在等待着它的觀眾。

回應(0)
讚好 (3)
Bookmark and Share

找煩惱的人
2012-08-02 15:01:23.0 網誌分類: 我的專業
 


(from wikimedia commons)

人們都在找捷徑,走容易的路來過日子;但路走得厭了,便開始埋怨日子枯燥無味,然後暗暗羨慕那些「自找煩惱」的人。

自尋煩惱的人的確照亮了四周昏沉的環境,人們一面嘲笑他們,一面卻又妒又羨。

一個男子墮入了一場禁戀裏,卻愛得身體力行,甚是徹底。他為他的「夏綠蒂」精選了不同年代的優美歌曲,逐首小心轉錄在曾經流行的小小的MD裏;一邊錄一邊監管着音量,擔心效果欠佳,因而每首至少重錄一二遍。

他也會在雪夜裏獨自走到街口的電話亭,暢快地跟夏綠蒂暢談兩個小時,然後興奮地給朋友寫信,說自己走遍大江南北了,還未曾遇上一個人,有如此的衝動和興致跟自己談心的,人生夫復何求?他對她解釋MD裏頭選錄的歌曲,說:「你聽,這些不同年代、種族、性別的人都曾為自己心愛的人黯然神傷。愛情或許不一定叫人快樂,亦未必有圓滿的結果,但它喚醒我們的感覺,深刻地覺得自己活着。人生苦短,還能有些事和某些人令你振奮感動的,就是幸運。」他說的話經已用盡了他的科技專業以外有限的感性詞彙,而且還是借來的耳熟能詳的句子,但聽的人卻快樂得潸然下淚。

另一個自尋煩惱的是個五十六歲還去上神學的女園丁。她離婚三次了,累積了豐富的人生經驗,關於離合的、責任的、法律的、家務的和身心的創傷。在神學課的時候跟年青的同學們提供分享,招來了生活空白者表面的同情,但暗地裏敬慕的眼光。

回應(0)
讚好 (2)
Bookmark and Share


< 6 7 8 9 10 >



#

  Bookmark and Share  

傳理人
作者: 盧偉力博士

2009-07-02 17:18:29.0

1978年剛進入傳理系讀書時,就遇到學系慶祝成立十週年,在一連串綜合晚會、展覽、講座中,我感受到一份自豪,作為傳理人的很特別的自豪。聽師兄師姐說系主任張國興是名震中國大江南北的記者,在國共內戰時率先報

胡士托迴想
作者: 文潔華教授

2009-09-30 09:38:00.0

看李安導演的“Taking Woodstock”,微笑地承認每個人回想起過去了的事,總有一番迂迴的趣味。 歷史是這樣的:在當下經過的時候,情感反應直接了當;說是誠實,其實是不肯寬容和讓步。好像跟一個






使用條款網誌主頁浸大主頁聯絡我們 2009 香港浸會大學 版權所有 〡私隱聲明
本網頁以 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6.0 和 Netscape 7.0 或以上瀏覽器閱讀效果最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