浸大師生登入 訪客登入
簡體 | 繁體 | ENG
 
文潔華教授
人文及創作系教授

   
文教授於香港中文大學取得學士、哲學碩士及美學博士學位,現為浸大宗教及哲學系和人文學課程教授。她的研究範圍包括:比較美學、比較哲學、女性主義哲學、文化研究、兩性研究、文化藝術等。

文教授也在香港中文報章專欄寫作,並主持電台文化節目。她於2003-04年獲得美國福布來特研究獎學金到柏克萊加州大學當訪問學人,最近亦獲委為美國威斯康辛州馬其特大學百周年紀念婦女聯會講座教授。


  更多分類  
我的專業 (108)
校園生活 (0)
生活分享 (35)
旅遊日誌 (1)
家書 (1)

人類的悲慟時刻
「身在何方」的藝術理境
還鄉記
「給褒曼的情書」
框框

人類的悲慟時刻
2013-11-28 14:35:23.0 網誌分類: 我的專業
 

        研究說連獸醫都肯定許多動物有悲慟的時刻,說當家裏死了一隻貓,連主人其他的寵貓都會開始出現行為偏差。你大可以談到動物的互相感應或互通遭遇危險的本能,但有許多行為並不必要且沒有即時的功能意義。

  報告提到一隻公狐遭山獅殺死以後,母狐努力地用泥土覆蓋公狐遺體,並在墳前「默哀」。這種現象使我想起楊絳在她的一篇散文裏提到她家簷前的一雙燕子,生下了幾隻雛燕以後,常常忙於覓食,直至一場風雨把燕巢吹落,雛燕跌死的悲慘故事。楊絳見證了一年以後,燕子父母從遠處飛回,在舊燕巢留下的空洞角落,不時停坐若有所思,並發出鳴叫,似有悲慟的表現。

  我想起上個月一個周末回到新界的家的情景。那房子有兩隻小蜥蝪寄居,牠們在廳子裏活動,經常靠近在一起,每逢見到一條,另外一條便總在附近。上個月再進大門,見捲簾從窗頂墮地,上前收拾的時候,才發見其中一條小蜥蝪鑽進了捲簾的頂部,被膠住了身體,動也不動地,死了。在洗碗盤裏看見餘下的一條小蜥蜴,躺在水盤裏,軀體已經僵硬。我仔細看那條蒼白而亁涸的身體,像枯萎了的樹枝,樣子憔悴,如說憂份絕不過份。我是百分百肯定牠為心碎與孤寂所吞噬,不吃不喝,因而軀體顯得透明;是牠自己棄絕了生存的條件,不想活了。說我擬人化了事件?我們總是透過自己的思維結構生產意義的。

  羅拔.所羅門的情感哲學,批評了以情感純為神經反應的說法。神經生理引生情感的表現,但又不止於此,否則我們將無法解釋為何同一種的生理刺激會引起多種不同的情感(例如是因悲極而泣,或喜極流淚)。所羅門對人類的情感作如下的闡釋:一、神經結構所引起的情感雖或帶有普遍性,情感的反應到底還是結合了身體以及人生的經驗;二、除了生理的因素,情感總又是帶有意向性,跟主體置身的社會角色、文化場域以及關係網絡悠關;三、情感其實是一種判斷,不一定全是理性或有目的而為的,而更常是一種存在性的選擇;四、情感跟教育及認知有關,是身體與心靈意識之間的互動結果;五、情感跟文化的關係密切,不同的文化見出不同的情感種類與強度。

  如此看來,人的「悲痛逾恒」不是不能變的,跟時代都有關係。早期儒家說守孝三年,指涉的有真實基礎,是其時人失去父母後從悲傷恢復過來所須要的時間。今天殯儀館守夜的時段不過午夜,此等變化說明了情感的選擇性與認知性質。所以說人的悲慟有時不及動物。

回應(0)
讚好 (3)
Bookmark and Share

「身在何方」的藝術理境
2013-10-17 11:13:04.0 網誌分類: 我的專業
 

我還是去年參加「利物浦藝術雙年展」的時候,才第一次看到梁美萍的城市錄像裝置 “Out of Place”。她的創作的進一步變化,是愈變愈隨心了,雖然物料依然是在街上挪移過來的(就像她早期在巴黎和香港街頭撿拾的,人們廢棄的木頭和原材料),只是這回都是真實的「城市浪人」之旅。 “Out of Place”,身在何方?紀實的錄像說明一切。

 

東京街頭。梁美萍遇上了蕩人。這個男人跌跌蕩蕩,不知怎的就在她的鏡頭裡出現。他看來精神失常,走路彎折,但沒有人理會。他好像知道但更像不知道去向。他碰著柱了,是意料中事;他倚柱站著,滑下,然後伸開雙腳撐坐如橡膠人。奇異是這時途人圍觀,橡膠人所在不遠處又一個浪男在生事。他不知是被車撞倒了還是自己躺臥在馬路上,在不少無動於衷的路人走過以後,才被拖起放在橡膠人旁邊。未幾浪人又已翻滾回馬路;良久,車輛極可能輾過他的身體,而他卻像是不想活了,直至兩名「警視廳」的人跟他糾纏,他才又站起來,繼續若無其事,跌跌蕩蕩地穿街過巷,再又走回馬路…。

 

香港灣仔。亞伯在灣仔鬧市不知方向,茫茫然地移動,他迴避車輛,他希望活,他不想死,但他很孤單。

 

北京大街。沿著路邊匍匐而行的是一位背駝到自己腹部的婆婆,她推著多功能的木頭車,極度緩慢地向前進。鏡頭下,七分半鐘,她才走了二十步。路旁的橫額寫上:「奧運我參與,奧運我受益」。

 

梁美萍說自己在攝製“Out of Place”的時候,純屬「幸運」。鏡頭下的人物送上來訴說自己的故事,但我看像旁邊另有導演,要她見證都市的涼薄冷漠和人生的不幸。我看時發冷,聽起來感到吊詭。如果另有導演,那梁美萍自身又是一個Out of Place的浪人,在都市帶著攝錄機漫步(strolling)、閒逛(sauntering)、流連忘返(lingering)。這本是歐洲都市在十九世紀屹起的浪漫事情,範圍都是大街道與百貨店。那陣子歐洲人無目的地漫遊,「沐浴」於市鎮的群眾之中是一件自豪樂事;迷失自我,觀看別人又被人觀看,在陌生的途人叢中隱藏自己的身份,不怕隨波逐流。這些據說都曾是現代性大都會中的暈眩和興奮,箇中曾充滿情色美感(erotic-aesthetic)之能事,並且渴求歷險與肌膚之親......。

 

攝影者幾乎跟浪人們同步,都市喧鬧、蒼涼;那延綿的旅程說不上快感,只是被我們觀看著。紀實的作者和觀者皆為眼前所見的都市光景嘆息,且在人情冷暖裡,out of place。創作在所展現的面前無語,這曾是藝術理想境界的一種。

回應(0)
讚好 (0)
Bookmark and Share

還鄉記
2013-08-26 16:19:57.0 網誌分類: 我的專業
 

自懂性開始,常常聽見關於家鄉的事,但那只是一個奇異的想像,疑幻疑真。

家鄉不是波特萊爾的一首詩,說每個人背上都有一頭怪獸,但轉身也難以看得見。家鄉比猛獸沉重而又美麗,眾人談起,眼睛便溫柔起來,津津樂道。小時候家裡有許多來短暫寄居的人,他們都來自鄉下,是親戚和鄉里,口裡總談起廣東省鶴山縣沙坪市。他們每逢開腔說鄉語,便像歌唱一樣歡喜,並愈說愈暢快,又好像道著秘密。如此的氛圍,令小孩們都感到家鄉是遙遠的,神秘和詭異。

過了大半生才第一次到訪鄉下,不應說回鄉,因為從來未回去過,但人們還是把「返鄉下」這句話掛在口邊,千叮萬囑。我們在尖沙咀中港城乘渡輪出發,兩個小時便到了鶴山古勞鎮。船平穩地穿過水鄉兩岸,水面平靜如鏡,我在想像父母生前如何在船艇送運貨物時互相認識,這事是聽回來的,也是歷史。我們打開鶴山市的地圖,從古勞到文邊村是一段不短的路程,幸好有統戰部接待僑胞的專車協助尋找。來到文邊小學,才知道找錯了,只有哥哥以模糊的記憶來肯定資料。我們找了兩個不同地區的街道管理局印證方向,辦公室的人聽見來訪的原委,都熱情款待,並捧來了一籮花生,邊啃邊用鄉語交談、研究。到了雅?鎮,便有一人眼認出我祖家是甚麼人。「我認識您父親!那年他專程來辦學校,我們是童年的玩伴。」這種情況,幾乎只有在鄉下才會發生。

我終於在雅?鎮的山邊見到跟自己血脈相連的那一條村。哥哥跑到村口一幢高高的炮台,興奮的說鶴山從前多的是賊寇;賊來的時候,村裡的人都擠進炮台裡反鎖上門,用磚間的縫隙來透氣。我看見那塔門都崩壞了,難以想像這東西曾經如何保護村裡的人。我們所屬的這一條村氣勢磅礡,一條路徑展出一列青磚房子,哥哥敲了其中一道木門,迎門的是家族裡留下的孫子,現在是個中年人,一直守護著文氏祠堂和幾宅的房子。他拿出了一抽門匙,打開了我祖父母和父母生活過的房宅,那景像於我來說是懾人的。庭園深深,都長滿草了,廳房是空洞的,只有一疊紮起的雜物。我想像祖父生前書不離手的般若波羅密多經,祖母拿手的白粉果,和父母親在房子裡的活動情況。

祠堂的門開了,祭祖壇邊一塊石碑刻著簡史:我們原來祖籍四川,後因喜愛江西美麗的景色,舉族遷移,後來又從江西來到了廣東鶴山定居。物換星移,單單想到父母親如何於一九四九年走到香港,在英殖民地的新文化中展開生活新頁;跟目下古樸的鄉村關係,確實匪夷所思。

 

回應(0)
讚好 (1)
Bookmark and Share

「給褒曼的情書」
2013-08-13 11:18:41.0 網誌分類: 我的專業
 

半個世紀以前之事,猶記得起是因為曾經愛得刻骨銘心。愛沒有通式,有些愛戀在記憶中煙消雲散,重遇時彷如陌路;有些則在靜默裡牢牢抓住您的心靈,是為生的意義。愛是身心之事,跟年紀、文化、遭遇和客觀的一切關係不大,但身體還是至為關鍵的。

看電影「給褒曼的情書」,立時被莉芙˙烏曼的敘述深深懾住。她當然是本世紀難得的好演員,但她迷人之處是她的坦誠和平易近人。拍「給褒曼的情書」時,莉芙經已七十多歲,但她的態度還是像個少女,生活於清晰的記憶和想像之中。她的記憶顯然是選擇性的,特別是關於六O年代中期她跟英瑪˙褒曼同居的日子;他們的關係後來延續至褒曼二OO七年去世為止。據她的憶述,他去世前一天,她心血來潮,老遠飛去他們曾共賦同居並誕下女兒的瑞典法羅島去探望他。

如果說這是一段深厚而又難以言詮的愛戀,還包括很多難以為世人理解的事情。英瑪˙褒曼的才情,以及在他電影中對人性和人生的深刻體會,原植根於異常複雜的感情生活。她在戀上莉芙之前已有三段婚姻,在第四段婚姻期間,又同時跟莉芙和他後來的妻子英格烈形成四角;英格烈更在褒曼跟莉芙同居之前跟他生了女兒。他一共生了九個孩子,但這位偉大的導演竟能堅持在法羅島上自己建造的房子裡閉門創作,浸淫在音樂及個人的藝術世界裡,把女人們因他而忍受的孤獨與被遺棄的感覺置諸一旁。

「給褒曼的情書」除了是一封情書,對藝術家為何,更有第一身的提問。莉芙愛褒曼愛了半個世紀,那幾年共居的生活曾使她感到極度迷失,暴風雨般的爭吵使雙方都疲累不堪,熱戀跟痛苦成正比,但這些濃烈的情感為她日後的演技注入非凡的能力。儘管如此,五十年後她還在質疑這位藝術家為何在深愛中仍會任由她在凜洌的寒風中幾乎冷死,而自己卻在加厚的衣服裡伴著鏡頭在揣摸、推敲?

褒曼再婚的前夕,莉芙在他屋外高呼,要自己主動正式宣告她不再愛他了,生怕他和她都不知道愛情的結束。如果愛得徹底,愛情是沒有所謂結束的,甚至即使雙方都各有所屬。但兩個人的愛戀依然如一棵紮了根不住延生的樹,是一個獨立的世界,在這個世界以外,一切都是一些斷斷續續的干擾和身外事而已。當我發見英格烈原來跟莉芙的長相幾乎一樣的時候,那段愛情又不知帶著多沉重的緣份。

莉芙不說歷史,因為那份愛從未完結。是尼采說的,最高品質的美感不會忽然使人迷失,暴力地攻擊或涂毒心靈的,而是緩慢而靜悄地滲進夢裡,並長期在心裡謙卑地進駐著,使眼睛流淚,使心充滿期待。這是紀錄電影中莉芙的臉所說的。

 

回應(0)
讚好 (4)
Bookmark and Share

框框
2013-07-25 09:44:51.0 網誌分類: 我的專業
 


參觀中國當代藝術,經常出現一種困惑,就是人們愛解題、愛標籤、愛給作品分類,定範疇。如此如此的作品就是「政治波普」的延伸,如此如此即探討全球一體化問題,他或她如是這樣乃反映當代中國社會商業化的衝擊,這個或那個作品的形態是對文化傳統的認受或批評,還有她,她的作品顯然在探討性別標題……。

介紹的文字太多了,觀眾的認知被牽着走,從感受到思維都被套上了框框。但不會否認的是,有人視框框為束縛,有人卻認為框框等於安全。沒有框框,真會叫人無所適從,失掉方向,這甚至比金剛圈式的框框更叫人恐懼畏縮,弔詭便在這裏。

為什麼需要框框呢?想起德國哲學家萊布尼茲,他熱愛分類,從中推理,進行邏輯思維。他提出了排中律、同一律和充足理由等著名的邏輯律;框框在他那裏便等於範疇(categories)。為何他會熱中於範疇化所有的事情呢?有人從心理分析角度,把理由追溯到他的父母。萊布尼茲的雙親在他童年時候分別去世了,他非常懷念那經常作出妥協、令眾人感覺愉快的母親,還有那博覽群書、精通古史的父親。他僅餘的,便只有連串的零碎的關於父母親的圖像記憶。怎樣才能把這些記憶留住呢?唯有把它們關連起來,互相緊扣,形成內部的必然關係,那它們才不會隨便溜走,繼續在掌握當中。

或許人們要框框,談範疇,是基於需要,要組織一幅幅有意義的圖畫。真理與否都是第二序的事了。

回應(0)
讚好 (1)
Bookmark and Share


1 2 3 4 5 >



#

  Bookmark and Share  

革命???
作者: 楊達先生

2011-02-16 09:54:02.0

穆巴拉克倒台,埃軍接管政權,廣場人們笑呵呵...你覺得「倒穆」事件算不算革命呢?埃軍稱六個月後舉行選舉,時間真充裕,容許舊勢力重新整合,也可能把本來已經鬆散的反對派逐個擊破。結果當然不一定會這樣,但個

Types of business news Hong Kong people consume
作者: 馮強先生

2009-11-13 09:57:46.0

What kinds of business, economic and financial news do Hong Kong people consume? This is a quasi res






使用條款網誌主頁浸大主頁聯絡我們 2009 香港浸會大學 版權所有 〡私隱聲明
本網頁以 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6.0 和 Netscape 7.0 或以上瀏覽器閱讀效果最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