浸大師生登入 訪客登入
簡體 | 繁體 | ENG
 
趙中振教授
中醫藥學院副院長

   
現任中醫藥學院副院長。兼任香港中藥標準科學委員會與國際顧問委員會委員,世界衛生組織西太區傳統醫藥顧問,國際傳統藥物學會執委會委員,美國藥典委員會顧問,中國藥典委員會委員等。長期從事藥用植物資源、中藥鑒定與質量研究。

北京中醫藥大學,中醫學學士 (1982)
中國中醫研究院,中藥學碩士 (1985)
日本東京藥科大學,藥學博士 (1992)


  更多分類  
開卷 (5)
每日一藥 (39)
尋醫問藥 (24)
醫藥百家 (15)
良師益友 (13)

東方之珠看杏林(香港篇)
香遠益清金蓮花——中醫藥在澳門 �
烏來溪戲
香遠益清金蓮花——中醫藥在澳門
《岐黃傳承在寶島——台灣的中醫中�

徜徉在綠色王國――在奧地利參加中�
2013-09-19 10:41:38.0 網誌分類: 域外岐黃
 

徜徉在綠色王國

    ――在奧地利參加中藥全球化聯盟研討會

引言
  奧地利共和國,面積八萬多平方公里,人口約800萬。我最初是從小學的歷史課本中知道這個國家的。八國聯軍侵略北京的列強名單上,奧地利赫然與美英法德俄等大國並列。我當時就奇怪:怎麼這麼個遙遠的小國也能來打中國?最近,借參加中藥全球化聯盟研討會之機,我懷着好奇心,終於來到了這個遙遠的小國。
  奧地利是個內陸國家,位於歐洲中部,西面是列支敦士登,北面是德國和捷克,東鄰斯洛伐克和匈牙利,南與義大利和斯洛維尼亞接壤。在查理曼帝國時期,一度被稱作歐洲的“心臟”。歐洲第一大山脈阿爾卑斯自西向東橫貫全境,約占了國土面積的70%,奧地利的平均海拔在2000米左右,其最高峰海拔約3800米,。全國的地勢西高東低,境內有歐洲第二大河流多瑙河。
  談到歐洲歷史上分封列土,自然會對比聯想到中國歷史上相似的東周列國。古羅馬時代的歐洲幾乎就是一個大家庭,後来分出了幾百個小國家。歷史上的聯姻制度,又把這些國家網聯在了一起,歐洲各個國家的君主之間似乎都可以找到血緣關係。奧地利歷史上經歷過烽火連天的血雨腥風。也曾有過統治半個歐洲、風光一時的強國時代。在1867-1918年的五十年中,奧地利與匈牙利聯手組成的奧匈帝國,一度成為面積僅次於俄羅斯的歐洲第二大國家。
  奧地利與德國二者之間的聯繫更是千絲萬縷,二者均以日爾曼民族為主,都講德語,二戰中奧地利一度被德國佔領。1955年才正式宣告獨立,奉行中立政策。在奧地利第二大城市格拉茲有世界上最大的古代兵器博物館,完整地保存有三萬多具精美的古代鎧甲等古兵器,歷史上尚武之風可見一斑。1995年,奧地利加入歐盟,現屬歐盟27個成員國之一。


世界上最大的軍械博物館內“寒光照鐵衣”,這裡完好保存了3萬4千具古代將士的盔甲等古兵器

  在奧地利的幾天裡,這個國家留給我印象最深的有兩點:一個是音樂之都,一個是森林王國。

一、感受音樂之都
  我的少年時代是在文革中度過的,從沒有接受過正規的音樂教育,別說沒碰過小提琴、鋼琴等西洋樂器,連二胡、笛子等民族樂器也沒有學過,至今還不識五線譜,幾乎就是個音盲。奧地利的首都維也納是著名的音樂之都,在這裡濃烈的音樂氣氛中我也掃了掃盲
  與歐洲許多國家一樣,奧地利有著令人歎為觀止的古希臘、古羅馬的雕像,壯麗的教堂、精巧的小城等。獨具特色的是,在奧地利的大街小巷、空氣中處處飛舞著跳動的音符。歷史上一個個音樂大師在這裡誕生,一首首美妙的旋律從這裡傳播到世界。當今世界的音樂人才也向此聚集。從街頭藝人的演奏到殿堂內的大型交響樂,維也納就像一個大的樂池,整個城市充滿著詩情畫意。
  始建於12世紀的聖斯蒂芬大教堂,是維也納的地標性建築。教堂內唱詩班悠揚的歌聲繞梁不絕,教堂外的廣場上,身著盛裝的少年在翩翩起舞。街頭賣藝的民間藝人或擺造型、或彈曲,自娛自樂之中透出內在的文化氣質,一蹙一顰之間極具藝術品味,連收取小費時也不失紳士風度。再看供遊客代步觀光的馬車,整潔得宛如新品,车夫們穿戴得端莊得體,溫順的馬兒毛色順滑。清脆的馬蹄聲踏在石板路上如彈奏琴鍵一般,格外悅耳。


聖斯蒂凡教堂前的街頭音樂表演者,整個維也納宛若一個大的樂池


踏在石板路上的馬蹄聲清脆悅耳

  奧地利還是音樂劇《音樂之聲》的誕生地,生活中真實的故事發生於此。在地鐵的入口通道,在超級市場的購物區,不時飄來“藍色的多瑙河”悅耳的旋律。這首舉世聞名的樂曲被譽為奧地利的第二國歌,似乎並不誇張。聽著那美妙的旋律,我眼前仿佛看到一塊塊閃爍著奇光異彩的瑪瑙石。有人曾錯將多瑙河(Danube)的“瑙”字寫成煩惱之“惱”,這就大錯特錯了。當年小约翰•施特勞斯在創作蓝色的多瑙河圓舞曲時,正值奧地利剛從普德戰爭中潰敗,人們處於極度的消沉中,是音樂的力量使人們重新看到了國家復興的希望曙光,人們從跳動的旋律中感受到了民族生生不息的活力。
  在維也納的街道上,可以見到不少身著中世紀服裝的紳士,他們在向遊客們推薦音樂會的入場券,溫文儒雅的風度,好似莫扎特再現,令人無法回絕,我們禁不住誘惑買了票。入夜,我與同伴們身著正裝興奮地步入了維也納國家歌劇院。這裡的演出,年中無休,場場爆滿。觀眾們一改平日的休閒裝,個個身著高級禮服,女士們身上更不乏珠光寶氣,似乎大家都是演員,都在為音樂之都錦上添花。當日我們欣賞的是成立於1986年的維也納莫扎特樂團的表演。音樂廳內裝璜豪華,有音樂大師海頓、莫扎特、貝多芬、舒伯特、施特勞斯父子的大理石雕像,潔白神聖。能在音樂之都享受如此的藝術盛宴,切身感受到音樂的感染力、穿透力與震撼力,可謂是人生的一大享受,長途旅行的倦意也不覺煙消雲散。
  演出接近尾聲時,指揮手指的幾個微小動作,似乎也給了觀眾指示,頓時全場響起了有節奏的熱烈掌聲與歡快的口哨聲。舞臺下觀眾們的歡聲與舞臺上施特勞斯的“拉德茨基進行曲”形成共鳴,歌劇院內沸騰歡樂的氣氛達到了頂點。
  奧地利這個古老的國度,在優雅歡樂的音樂聲中,找到了自身的定位,經濟、教育、文化並行,和平建設著自己這雖小卻偉大的國家。


與身著中世界服裝的音樂會樂團接待人員合影

二、漫步在城市森林
  小施特勞斯的樂曲《維也納森林的故事》,使得奥地利這個森林國家名揚天下。作家馮驥才先生的妙文《維也納森林的故事》作为一篇演義,也得以被收入內地的教科書。我查了一下資料,奧地利整個國家土地的百分之四十以上都被森林覆蓋著。維也納森林有1350平方公里,比香港的總面積還大。這是一片令人神往的地方,我們一早就報名參加了維也納森林的旅行團。
  大概是“居芝蘭之室,久而不聞其香”的緣故,當地人對大森林並不覺得新鮮,陰差陽錯,導遊好像把我們帶到了另外的地方。一路上,熱情的導遊指著沿途的小溪、溫泉、古老的小村莊,用四種語言交替地介紹不停。這個教堂是為紀念茜茜公主的丈夫魯道夫的情人而建,那棟別墅是舒伯特的故居……。但是,導遊沿途卻沒有一句介紹到樹木與森林。我忍不住問導遊:“我們不是要看森林嗎?”他反問:“現在,我們不就在森林當中嗎? ”
  森林,對我這個來自喧囂鬧市的過客來說,有著何等的吸引力?在旅遊車上,我靠著車窗,用眼睛看,用照相機記錄,飽嘗這大自然的精華,生怕落掉了一棵樹、一株草、一片苔蘚。透過車窗,歐洲的代表樹種令人目不暇接,有錐栗、板栗、橡木、樺木、楓樹、欒樹、櫻桃,楊柳、椴樹、花楸、榆樹、懸鈴木、冬青、核桃、青岡、白蠟樹、黃楊、蘋果、山楂、榆樹,刺柏、雲杉、冷杉、雪松、赤松、落葉松……,這就是一座森林公園。極目遠望,是無盡的綠色海洋。維也納的森林公園,無標示的入口,也沒有圍欄,保持了原始的風貌。在這裡,見不到環保的口號,但環保的意識,早已融入了每個人的血液當中。這裡沒有刻意的植樹造林運動,但愛林、護林、與森林共生已成為了人們生活方式的一部分。
  導遊帶我們來到了一處毫不起眼的洞口,入口處陰濕的窄小隧道看上去好像防空洞似的。隧道進深有450米,洞壁上的碳酸鹽鐘乳石的痕跡,足以標示出其年代的久遠。往裡走,巨大的洞穴一個連一個,寬廣的大廳足足可以容納幾個軍團的士兵。據導遊介紹,200年前,這裡原本是一座鉀礦,後來湧出了大量地下水。二戰時期,德軍曾將地下水抽干,將這裡改造為地下的飛機製造廠。一個星期前,我剛剛到過貴州的織金洞。現在,置身於歐洲腹部的山洞裡,我忽然有些穿越時空的感覺。隧道內陰涼的地下河,清澈見底,似乎見不到任何生命的跡象。乘坐橡皮小艇在其中轉了有十分鐘,感覺陰森寒冷,不免又恍如回到了早已遠去卻令人不能忘記的瘋狂的戰爭年代。


維也納森林地下坑洞,穿過這裡隧道便可到達地下飛機製造廠

  約兩個小時之後,我們返回了充滿溫暖與陽光的人間仙境。一場淅淅瀝瀝的小雨沖刷後,地上的草木現出油綠的光澤。空氣顯得格外清新,我大口地吮吸著甜香的空氣,好好地洗了洗肺。
  下午我們來到了維也納郊外如夢如幻的“美泉宮”。這裡是1730年落成的“哈布斯堡”王朝的夏季行宮。其戶外花園的壯闊,可以媲美法國的凡爾賽宮後花園。一草一木,或美自天然,或巧奪天工。三百年了,這裡鮮花的美麗依舊、樹木的造型常新。置身於此,遊人能夠欣賞到法國園林精雕細琢的藝術風格,還可以感受到英國園林絢爛多姿的自然特色。我們在寬闊的步道上漫步,在文藝復興時期風格的綠牆迷宮中穿梭,直至天色漸晚,依然意猶未盡。第二天清晨我們忍不住又乘地鐵專程返回,故地重遊了一番。


美泉宮的大溫室兩百年來風韻不減


美泉宮外御花園精美絕倫

  到了奧地利,我才發現,這裡的人是那樣喜歡大自然,喜歡綠色。綠是這個國家的顏色基調。這裡見不到裸露的泥土,城市與鄉村的界限被綠色淡化,國界到哪裡,綠色就會延伸到那裡。在奧地利,有綠色的房屋、綠色的垃圾桶,還有公共汽車,不但車身大面積披著綠裝,就連車胎中間也裝點著綠色。我們來時,正值維也納足球大賽,不用說,大會的徽標自然選擇了綠色。大街上,隨處可見,身穿綠色上衣、綠色長褲球迷,有的還戴著綠色帽子或頭頂綠色頭盔。


歐洲七葉樹是奧地利主要的行道樹,其種子亦可藥用

人們愛以綠色象徵和平,大概是有些道理的。這裡看上去處處安定祥和,人人氣定神閑。撇開政治、經濟等因素不說,在綠樹成蔭、綠草成茵的環境裡生活,看著滿目的青翠、呼吸著氧份量高的空氣、人的精神自然會放鬆些,少些煩燥與火氣。這裡的地下鐵沒有檢票口,我在公車上未見到有人查票,充分顯示了奧地利良好社會風氣和人與人之間的信任,按時髦的說法,這裡是個比較和諧的社會。


徜徉在綠色王國,滿目皆綠,房屋很多是綠色的,公共汽車是綠色的,就連垃圾桶也是祿色的

三、CGCM國際中醫藥大會
  此次中藥全球化聯盟(Consortium for the Globalization of Chinese Medicine簡稱CGCM)會議是第十二屆。這不禁讓我回想起,耶魯大學醫學院藥理學系講座教授鄭永齊來香港籌備CGCM時的情形。
  香港回歸祖國以後,積極發展中醫藥事業,董建華先生便是一位強有力的中醫藥的支持者。在他出任香港特首後的第一份特區工作施政報告中,首次提出了將香港建成國際中藥中心的目標。鄭永齊教授與董特首私交甚篤,要在香港發起成立這一個國際化組織,第一個考慮便是拜訪董特首諮詢意見。
  2003年初夏,鄭教授領著我們幾位香港的學者,包括香港大學的徐立之校長、譚廣亨副校長、中文大學的梁秉中教授、科技大學的韓怡凡教授等,一同前往香港總督府,拜會了董建華先生。大家分析了香港發展中醫藥的優勢與不足,拜訪是禮節性的,也是實質性的。不久,中藥全球化聯盟宣告在香港成立,秘書處設立在香港大學。迄今12屆年度大會中,我除去兩次野外考察沒能趕上外,前後共參加了10次,十年來我見證了CGCM走過的路程。回顧大聯盟的創建與發展歷史,首先要感謝作為發起人與聯盟主席的鄭教授。


2003年鄭永齊教授帶領我們拜訪香港特首董建華先生,共商中醫藥國際化發展大計

  作為一個純民間的非营利性、非政治性的學術團體。CGCM的使命是促進中藥領域發展,通過世界各地學術機構、行業和監管機構的合作與共同努力而實現造福人類的目標。這樣一個組織,能否有保持活力,不少人持懷疑態度,還有人持觀望態度,也有不少人中途退出了。但凡事貴在堅持,執著的追求至為重要。CGCM十年運行的歷程證明了最初的創立目標是正確的。按照百度百科的詞條解釋,CGCM“是由當今世界上對中醫藥研究、教學與科研開發中力量最強的一批高端人才、知名大校和著名企業所組成的聯盟,旨在推動中醫藥在治療上的國際認受性,及促進中醫藥全球化的步伐。”CGCM的主旨不但說到了,也做到了,而且比預期的發展還要快。
  CGCM由起初的16個會員機構,增加至現在的139個會員機構,遍佈世界上多個國家和地區。包括:中國內地主要的藥物研究重鎮如上海、北京、廣州、重慶;海外有香港、澳門、臺灣和其他亞洲國家,如韓國、日本;更有加拿大、美國、歐洲、澳大利亚的不同國家。還有來自於工業界如可口可樂、強生、輝瑞等跨國大企業。此次參加大會的有300多名代表,收到論文271篇。主要分了如下幾個組:中藥品質控制、活性物質、臨床、資源、教育、知識產權和產學聯盟。會議論文以壁報的形式發表摘要。從臨床領域來看,肝病、代謝、神經、循證醫學幾個方面的研究成果豐碩。
  鄭永齊教授身體力行,他在藥物研究與開發領域成果卓越。他的實驗室發現了四種具有重要臨床應用價值的抗病毒藥物,西方藥學專家鄭教授也因此聞名於中醫藥領域。他在《自然》(Nature)和《科學》(Science)等高影響力醫學期刊上均發表過論文。近年,鄭教授致力於中醫藥的現代化研究,他帶領團隊,將中醫古方“黃芩湯”現代化,使之成為新的植物藥,名為“PHY906”。相關論文不但发表在《科學轉化醫學》(Science Translational Medicine)等主要醫學雜誌,该药也已進入美国的三期臨床試驗,堪稱一大突破。鄭教授推動中藥的現代化與國際化方面不遺餘力,貢獻良多,廣受國際同儕認可。為此,他榮獲香港浸會大學2012年首屆張安德中醫藥國際貢獻獎,實乃實至名歸。
  十年來CGCM的發展,反映了海內外對中醫藥事業的期待,是客觀的需要,也是時代的需求,這是使CGCM充滿活力的大環境。CGCM成立的意義還在於為來自世界各地的中醫藥專業人士搭建了一個溝通的平臺,連續十年在中國和世界各地召開如此大型的中醫藥會議,已經是個大成功。學者們可以充分利用大會提供的寬鬆氣氛展開學術討論與探討相互合作的可能。內地的姚新生院士和臺灣的彭汪嘉康院士都已年屆八旬,卻依然全程參與,認真參加討論,專業的精神感人至深。
  中醫藥的國際化,征程漫漫,有文化的壁壘,也有科學的險峰。正如同奧地利森林王国的建造、維也那音樂之都的打造,並非一朝一夕、一蹴而就。科學無疆界,中醫藥的發展需要更多人的參與,多學科的融入。雖然有些大學、機構目前僅僅是一兩位學者參加CGCM,但我堅信,我們的隊伍會越來越壯大。2014年,CGCM將在北京舉辦第13屆年會,澳大利亞、加拿大也在準備後續年會的承辦。謹此,也祝願中藥之花開遍全球。

表1. 歷屆CGCM會議回顧

屆別

舉辦時間

城市

1

2003.12.14-15

香港

2

2004.07.28-29

香港

3

2005.01.27-28

香港

4

2005.08.27-29

臺灣

5

2006.09.20-22

珠海

6

2007.08.29-31

北京

7

2008.08.28-29

臺灣

8

2009.08.26-28

諾丁漢(英國)

9

2010.08.23-25

香港

10

2011.08.26-28

上海

11

2012.08.21-23

澳門

12

2013.08-27-29

格拉茨(奧地利)

四、鮑儒德
  文章結束前,我要特別介紹一下本次大會的東道主,一位中醫藥的熱心人士—Rudolf Bauer教授。Rudolf Bauer教授是德國人,藥學博士,現為生藥學教授,擔任奧地利格拉茨大學藥物研究所所長。近二十年來,Rudolf Bauer教授一直從事中草藥的活性成分和品質控制研究,是活躍在歐洲傳統醫藥界的一位傑出學者。
  四年前,在西班牙的一次國際會議上,酒席宴間,來自上海的果德安教授提議給Rudolf Bauer起個好聽的中國名字,我是“命名委員會”的成員之一。名字中的姓氏“鮑”,靈感來自於國際歌的作者“歐仁鮑狄埃”,代表著歐洲人的姓氏符號,當然漢字裡也有這個姓;後面的名“儒德”二字,“儒”代表中國儒文化,“德”既代表道德,也代表德國。對於鍾情於中醫藥文化的Rudolf Bauer,可以說名副其實。他十分滿意這個既有中國文化、又有國際意義內涵的名字。於是,一個響亮的中國名字“鮑儒德”便在那次會議上誕生了。
  我近年與鮑儒德教授接觸較多,我們一起在杭州參加過《中國藥典》委员會組織的學術論壇;一起在南寧的國際傳統藥物學大會上栽過友誼樹。鮑儒德先生應邀來香港作為制定香港中藥材標準的外請專家,在評審工作中,我對他有了更多的瞭解。鮑儒德先生年富力強,穿梭於中歐大陸之間,活躍在中醫藥國際交流的舞臺上。“廬山之外看廬山”,他對中醫藥的發展提出了很多有建設性的寶貴建議。
  自2007年開始,他先後積極承擔和參與了多項國際性的中醫藥科研項目,其中包括由倫敦大學國王學院牽頭的“後基因組時代傳統中醫藥研究的良好實踐”聯合項目(GP-TCM),並出任該项目後續慈善組織中醫藥規範研究學會(GP-TCM RA)的創會主席。 GP-TCM RA是首個歐盟科研架構計畫下,由歐盟撥款支持成立的聯盟機構,該會致力透過臨床醫生與科學家的跨學科經驗和專業知識交流,展示實踐中醫藥的最佳方法,並協調中醫藥的安全與功效研究。這些科研項目,帶動了一批人參與到中醫藥的研究中來。這次CGCM會議在奧地利小城,也是被列為世界文化遺產名錄的格拉茨成功舉辦,承辦人鮑儒德教授功不可沒。中藥領域多些這樣的國際一流學者的關注與參與,中藥的國際化步伐將會大大加快。
  鮑儒德教授還擁有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他們夫婦育有三子一女,其長子對中國文化情有獨鍾,曾到中國留學,能講一口流利的漢語。在大會的聯歡晚宴上,鮑儒德全家一同登臺,載歌載舞,讓我們觀賞了一幕現代版的“音樂之聲”。


  
本屆CGCM會議上,筆者與鮑儒德共同主持中藥資源分會


鮑儒德先生美滿歡樂的一家便是現代版的“音樂之聲”


大會晚宴上,海內外華人學者共同高歌“龍的傳人”

回應(0)
讚好 (0)
Bookmark and Share

中藥有毒?
2013-08-10 09:31:34.0 網誌分類: 新聞訪談
 

背景介紹
  近期,關於中藥中重金屬成份安全性的問題,再次成爲了社會各界關注的熱點問題。為此,我應《成功》雜誌的邀約,以中藥成份安全性以及毒副作用為主題接受了採訪,并對大眾應當如何理性科學地看待中醫藥進行了簡單闡述,現將此文轉載于此,和諸位分享。

中藥有毒?
      — 訪香港浸會大學中醫藥學院副院長趙中振

文/本刊記者 趙國瑞

摘要:5月7日,香港衛生署發佈了同仁堂生產的中成藥[健體五補丸],水銀含量超標5倍的公告。隨即有媒體指出,同仁堂旗下的[牛黃千金散]和[小兒至寶丸]兩款產品,也存在朱砂成分含量超標問題。在安全性面前,百年屹立不倒的中藥品牌開始屢遭質疑,而有關中藥的“毒性”問題也成為公眾關注的焦點。我們到底該如何理性認識中藥?中藥是否真的無毒副作用?日前,本刊記者就此專訪了香港浸會大學趙中振教授。

  用藥的原則首先應是保證安全,其次才是療效。
  近半年來,隨著中藥“涉毒”風波的不斷升級,國人對中藥的認識也開始走向兩個極端:一種觀點認為中藥完全無毒副作用,可以包治百病;另一種則全然排斥,認為中藥多為驗方,沒有任何科學依據,而且遠沒有西藥見效快。
  毋庸諱言,兩種觀點都有失偏頗,無論是中藥還是西藥,理性的認識都是安全使用的前提。

您瞭解中藥嗎?

  談到中藥,首先要明確的是中藥的定義。趙中振教授說:“中藥指的是在中醫理論指導下認識和使用的藥物。其應用形式包括原藥材、飲片與成方製劑。”
  他用了一個形象的比喻:“生活中常見的蔬菜土豆,按中餐的烹調方法做出的菜肴,就是中餐,在速食店出售的薯條,就屬於西餐。以麻黃為例,這是中醫和西醫都在使用的藥物。麻黃與麻黃素在中西藥物中有各有自身的定位,應用也各有千秋。”
  也就是說,將中藥看作僅是中國人使用的藥物,以及將中藥的範圍局限在植物藥和草藥上的認識都是不全面的。中國人使用的藥物還包括民族藥和現代的西藥;中藥的來源除植物外還有礦物與動物等。另外,中藥也並非都是純天然的,也有經過加工提煉而成的,如青黛、冰片等。所以,從來源上講,中藥與西藥是有交叉的。

  在趙中振看來,中藥與西方草藥相比,主要特色在於:複方用藥和炮製。
  

  複方用藥:中藥很少單味入藥,中藥方劑的組成,不是一個個單味藥的簡單堆積,而 是以中醫學理論體系為基礎的複雜而美妙的“藝術創作”。中藥複方出現的年代,正是中國封建社會形成之時,“君臣佐使”原指君主、臣僚、僚佐、使者四種人在治理國家中分別起著不同的作用,中醫學借這個詞來比喻中藥處方中各味藥的不同作用,闡述中藥的組方配伍原則。比喻有著時代的色彩,但生動的描述有助於醫者學習掌握前人的良方,用藥分清主次。
  

  中藥炮製:中藥炮製是根據中醫藥理論,依照辨證施治的用藥需要、藥物自身性質,以及調劑、製劑的不同要求,所應用的具有中國特色的傳統製藥技術。中藥炮製方法多種多樣,其主要目的在於減毒與增效。目前,中藥炮製學已經發展成為一門研究炮製理論、工藝、規格標準、歷史沿革及其發展方向的學科。

中藥有毒嗎?

  國人使用中藥的歷史已逾千年,一提中藥,人們更多想到中藥無毒、副作用,其實這是一種誤解。無論中藥還是西藥都是一把“雙刃劍”,合理用藥可以治病救人,不適當的用藥則可能使患者反受其害。
  在採訪中,趙中振首先強調:與通常人們說的某些物質會造成人體損傷,即有“毒性”的概念不同,古今中醫藥學文獻中記載的中藥的“毒性”,指的是藥物的偏性。按照中醫理論,人體陰陽失去平衡,就會引起疾病,中藥治療疾病,就是用藥物的偏性來調整人體陰陽的偏盛或偏衰。古籍中大毒、中毒、小毒的概念,是古代對藥物毒性強弱的一個粗略的分級。大毒一般指的是有效劑量與中毒量之間比較接近。即使是所為大毒的中藥,用好了,不會對人體造成傷害,反之則不然。正所謂:“有病病受之,無病體受之”。
  例如,含重金屬的礦物如朱砂、鉛丹等入藥是中醫的傳統,《神農本草經》就有記載,經過千年的臨床實踐已證明這些中藥的安全有效性,它是中醫藥特色和優勢的組成部分,只要合理、對症使用,就是良藥。”
  針對近期報導含有朱砂的藥品中“汞”含量超標一事,趙中振認為:“中藥朱砂中所含“汞”和水銀之“汞”是兩個概念,汞的毒性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它的存在形式,而朱砂的主要成分硫化汞化學性質相對穩定,溶解度極小,難以在胃中分解被人體吸收進入體內。因此,對朱砂和含朱砂中成藥的毒性評價,不能簡單套用“汞”的毒性資料來進行折算。”
  事實上,中藥的毒副作用屢屢成為公眾話題,一方面反映了人們對用藥安全性的關注,同時也暴露了中藥研究、應用與管理的缺失。
  根據原國家藥監局統計,2012年化學藥品產生的不良反應占81.6%,中藥產生的不良反應占17.1%,生物製劑占1.3%。“為何臨床上西藥毒副作用事件發生很多,投訴卻顯得比較少呢?“因為西藥建立了比較完善的應用與監管體制,何種藥需要處方,何種藥不需要處方,都有明確的規定,而且,西藥的毒副作用研究一般較深入,說明書上有關資料相當詳盡,人們有一定的戒備。。而中藥呢,民眾可以自行購買;中成藥說明書中關於其毒副作用、使用禁忌往往語焉不詳,出了問題,患者往往反應更強烈。”趙中振說。

  具體而言,中藥毒副作用的出現大致可以總結為以下幾個原因:


  醫生用藥不當
  “一草一木一石,知之而善用者為藥,不知之而濫用者為毒。”中醫用藥,講究根據病人的不同症狀用不同劑量,辨證施治。病人服用中藥後出現毒副反映,很多並不是中藥本身有問題,而是醫生用藥不當所致。
  趙中振認為:“用藥如用兵,把握好尺度才是關鍵。離開中醫的整體觀,不懂辨證論治和君臣佐使,亂用或濫用中藥,就容易出問題。常言道:‘藥之害在醫不在藥’。日本1996年曾經發生過小柴胡湯引起的毒副反應的事件,就是因為很多不懂中醫學的人濫用中藥引起的。”
  有資料顯示,在中藥中毒反應的病例中,85%以上是由於超量用藥引起;中藥中毒導致死亡病例中約75%系超量所致。
  即便是像人參、鹿茸等好藥,若不合理使用,也會對人體造成傷害。“我在日本工作期間,曾遇到過這樣的情況:一位朋友去韓國,他聽說過高麗參不錯,就便買了一些回來。第二天他向我抱怨高麗參不好,吃後他流鼻血。我問他吃了多少?他說三根。年輕力壯的小夥子,一次服用了三根高麗參,能不出問題嗎?”趙中振說。

  中藥炮製不規範
  國內的中藥製藥企業良莠不齊。一些唯利是圖者為了讓藥材外表好看,獲取高額利潤,在中藥炮製加工過程中,添入加重粉或大劑量使用硫磺薰蒸。違法的炮製加工不僅不能達到“減毒增效”的作用,反而會將中藥變成毒藥,造成患者的不良反應。
  臨床上出現的一些中藥毒副作用事件,不少是因炮製不規範所致。據報導,過去20年當中,在中國內地就出現過將近5000例附子中毒事故。趙中振提到,他的研究組曾檢測過四川江油生產的各種附子炮製品的主要毒性成分烏頭堿、中烏頭堿和次烏頭堿,發現不同炮製品中,與生附子相比,三者的含量差別範圍在3.91%到34.8%。所以,不規範的炮製加工也是導致“中藥有毒”的重要原因。

  品種混淆與誤用
  中藥大多源于天然,其品質受到品種、產地、採收、貯藏、銷售等多方面的影響。
  明代李時珍在《本草綱目》序中專門設有“藥名同異”一節,並列舉了很多實例,可見“同名異物”與“同物異名”的問題自古有之。在中藥使用過程中,由於名稱或其他原因引起的品種混淆或誤用,也是造成中藥“中毒”的原因之一。
  上世紀九十年代以來,在海內外發生過多宗因服用含有馬兜鈴酸的植物藥導致的中毒事件。究其原因,是由於市場上售賣的木通和防己品種混淆。其中,木通有五個品種,防己有四個品種,均以木通、防己為商品名,不熟悉中藥鑒定的人難以辨別。其實,真正含有有害成分馬兜鈴酸的只是來自馬兜鈴酸科的兩種植物,如果不分青紅皂白就把木通和防己這兩味常用中藥簡單列為毒性藥材,明顯是不合理的。

中藥安全問題如何破局?

  醫與藥的關係,是皮與毛的關係,‘“皮之不存毛將焉附”? 中藥安全問題關係到中醫的存亡。中藥的安全性也是制約中藥產業發展的重要環節,又是中藥走向國際市場的關鍵。對於具體如何解決中藥的安全性問題,趙中振也給出了他的建議:

  中藥的質控是關鍵
  中藥的鑒別研究是綿延千年尚未解決好的歷史難題。保障中藥的安全用藥,牽涉到學術研究、生產管理、臨床應用等多個方面。就學術層面而言,鑒定中藥品質應著重從古今文獻的研究、植物基原鑒定、性狀鑒定、顯微鑒定、理化鑒定和分子生物學鑒定六個環節入手,鑒定方法既要充分利用現代技術手段也不可忽視傳統經驗鑒別。
  很多人過於依賴儀器,而忽略了中藥經驗鑒別這一有效方法。《難經》雲:“望而知之謂之神”,無論過去、現在與將來,中國內地還是海外,經驗鑒別都是能有效解決中藥鑒定問題的基本方法,傳統的經驗不容忽視。
  此外,中藥的品質控制也應該從源頭做起,好的藥材是生產出來的,不是檢測出來的。道地藥材是中藥中的精品,是在長期的醫療實踐中形成的。要保障常用中藥的穩定、可持續供應,必須發展優質藥材的種植。

  標準和監管雙管齊下
  中藥是一種特殊商品,利慾薰心造假藥者自古有之。古人詛咒要將做了壞事的人打入十八層地獄,其中,第十層地獄就是專門懲治生前造假藥之人的。當然,保障中藥品質,靠詛咒解決不了問題,靠良心和自律也遠遠不夠,還要法制靠,靠標準、靠監管。
  中藥標準應當由行業為主導參與制定,根據科學、技術和實踐經驗的變化不斷完善。2010版《中國藥典》收載藥材和飲片、植物油脂和提取物、成方製劑和單味製劑等,品種共計2165種,其中新增1019種、修訂634種。收載的591種中藥材,其中約75%同時專門列出了飲片標準。2015年版的藥典編撰工作也已經展開。國際上有些國家藥典也收載了一些中藥相關品種的標準。
  各國政府在加強藥政建設和監管力度上,不斷完善相關監管條例,嚴懲製造販賣假藥的行為。近年來,國家和各地已經頒佈了關於中藥材生產、藥品生產、藥品經營、藥品使用等一系列生產品質管制規範。由於歷史的原因及中藥炮製這一傳統製藥技術的獨特性,在中藥品質監控鏈條上,中藥炮製是較為薄弱的一環,至今還沒有中藥炮製品質管制規範。

  開放心態、正視批評
  雖然世界上越來越多人在用中藥,但目前中藥還沒有被國際市場普遍接受。其中固然有對中藥安全性及品質的質疑,同時也有文化認同的問題。對於西方人來講,中藥很神秘,他們對中藥的認識也需要一個由表及裡、由淺入深的過程,需要時間認識中藥的所謂“毒性”。而中國人對中藥早已耳熟能詳,看中藥不免有“情人眼裡出西施”的成分,對中藥“先天的不足”,如品質差異大、生產使用規範性差等缺乏認識。
  中藥發展過程中,會遇到一些阻礙,有善意的批評,也有不負責任的報導。
  面對這些,我們更應該保持冷靜的頭腦和開放的心態,因勢利導,提高品質意識,認真反思中藥自身有哪些薄弱環節容易出現問題,有哪些漏洞需要彌補,哪些糟粕需要摒棄。
  一個沒有科學支持的行業是走不遠的,而科學的認知是一個漫長的過程,在中藥走向世界的進程中,絕不能因為一些不良的個例就因噎廢食,停滯不前。
    


 

 

回應(0)
讚好 (3)
Bookmark and Share

記香港第一個中藥標本中心
2013-08-08 10:44:03.0 網誌分類: 新聞訪談
 

轉載自大公報6月24日B2版:
http://paper.takungpao.com/resfile/PDF/20130624/PDF/b2_screen.pdf

回應(0)
讚好 (1)
Bookmark and Share

青山常在藥常新
2013-08-08 10:37:47.0 網誌分類: 新聞訪談
 

轉載自大公報7月29日B11版:http://paper.takungpao.com/resfile/PDF/20130729/PDF/b11_screen.pdf

 

回應(0)
讚好 (1)
Bookmark and Share

寄語母校師生
2013-07-09 10:40:06.0 網誌分類: 良師益友
 

各位尊敬的領導、老師、親愛的校友們

  很高興今天我能有機會出席如此盛大的畢業典禮,首先我向各位畢業的校友表示祝賀,向母校表示祝賀。

  此情此景,不禁讓我想起了學生時代的兩段往事。
  我是1978年文革後進入北中醫的,當時我們學校的知名度並不算高。記得入學後不久,我們去北京大學參加北京地區高校運動會,各校紛紛打出校旗。有人驚呼:怎麼還有中“醬”大學呀!因為我們的校旗用的是繁體字的。當然,我們不能只怪人家水準低,把繁體字的“醫”字讀成了“醬”。當時北京中醫學院在高校林立的京城實在是太小了。當時我們的學院只有兩個系,比起中醫系80人來說,藥系更小,只有一個專業、一個年級、一個班,50個人。
  我們1982年的畢業典禮,是在人民大會堂舉行的,令人難忘。當年全北京的高校畢業生不過一萬來人。那次會上,教育部蔣南翔部長宣佈,將從我們這一屆開始實行學位制度,中國的教育逐漸走向正規。記得我們的學位證書是畢業後補發的。
  三十年時光轉瞬即逝。三十年前的北中醫校園生活,依然歷歷在目,一切彷如昨日。
  如今我們的北中醫,早已升格為大學。每年畢業的研究生,就有千人之眾,其中還有不少來自海外的學子。我們的校友活躍在海內外中醫藥教學、科研、臨床、生產、貿易、管理等相關領域。聚是一團火、散是滿天星。作為北中醫的一員,我為母校感到驕傲和自豪。

  人的一生應當有三個不能忘: 父母、祖國和母校。
  今年5月底,我曾經回母校進行過一次彙報講學,臨別我寫了兩句感言:走出校門,愈加感到我們所從事學科的偉大;回到校園,會愈加感到自己的渺小。
  說自己的渺小。因為母校是我們人生事業新的起步點,這裡有我們尊敬的啟蒙恩師、有我們熟悉的一草一木。每一次回來我都從母校的發展成果中受到鼓舞與鞭策。回到這裡我們可以不斷汲取營養,得到智慧的啟迪,能夠煥發青春。寸草春暉,這裡是我們的根、是我們永遠的家。

  人們常說:地球上,有人的地方,就有華人,有華人的地方,就有中餐,有華人的地方,就有中醫藥。我這些年走了不少國家,我想補充一句的是,有中醫藥的地方多數都能見到北中醫的招牌。當然,這裡的“北中醫人”,有真的,也有冒牌的。這一方面說明我們北中醫的牌子好用,另一方面也提醒我們:要愛護大學的品牌,要維護大學的品牌,這也是我們每個北中醫人的責任。
  我們是幸運的一代,趕上了中華民族在歷史上的中興之年。改革開放三十年,也是中國歷史上進步最快的三十年。我們處在中醫藥走向世界的年代,不比較,不知己所短,不比較,不知己所長。中醫藥應當在對外交流中,不斷發展,豐富自身。今天學位帽戴在了頭上,將增加學子們肩上的重任。我認為繼承、創新、交流,這三個方面是我們大家共同的責任與使命。未來所面對的山會更高、路會更艱辛、挑戰也會更多,但明天一定會更美好。

  英文中commencement一詞,既是畢業典禮的意思,也有開始的意思。一語雙關,大家今天走出校門,也意味著踏上了新的里程。
  我記得在我大學畢業時,曾有這樣一個口號,叫做:“健康地為國家工作五十年”,這裡我想將此口號與大家分享。現在社會,大學畢業後,健康生活五十年已經不是什麼難事,可健康工作五十年的目標並不是所有專業都能做得到的,但從事中醫藥專業的人,肯定是有希望做到的。

  最後,祝各位校友身體健康,工作順利。

  祝願母校青春常在,帶領我們再創輝煌。

 謝謝!

趙中振
北中醫 藥77級學生
(82屆畢業生)
2013年7月1日

 

 

回應(0)
讚好 (0)
Bookmark and Share


1 2 3 4 5 >



#

  Bookmark and Share  

《當代藥用植物典》連載
作者: 趙中振教授

2009-07-06 21:09:15.0

奇蒿QihaoArtemisia anomala S. MooreDiverse Wormwood 概述    菊科 (Asteraceae/Compositae) 植

體重訓練成新趨勢
作者: 鍾伯光教授

2013-01-08 10:05:20.0

轉載 2013年1月6日[文匯報] B9  在最近一期出版的美國運動醫學學院的官方雜誌:《健康與體適能》發表了2013年全球性的體適能趨勢調查中,出現了一項之前沒有的新趨勢:體重訓練(Body We






使用條款網誌主頁浸大主頁聯絡我們 2009 香港浸會大學 版權所有 〡私隱聲明
本網頁以 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6.0 和 Netscape 7.0 或以上瀏覽器閱讀效果最佳